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地方網群: 德令哈 | 格爾木 | 烏蘭 | 都蘭 | 天峻 | 冷湖 | 大柴旦 | 茫崖
被保險員“拉黑”的女排爆手
來源:
作者:
發布時間: 2020-01-04 17:28:47
編輯: 沈高潔

  沈晉侃轉運廢舊炮彈至危化品倉庫。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供圖

  女排爆手沈晉侃參與杭州特警“礪箭”系列綜合實戰演練。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供圖

  沈晉侃趴在泥地里,拿起礦泉水瓶朝那枚炮彈上澆了一點清水,黏附在彈體上濕乎乎的泥漿齊刷刷地退去,長滿疙瘩的炮彈體表浮現出幾個殘缺的字母。

  這枚炮彈是江邊重修海塘的時候,挖掘機師傅從一片灘涂里挖出來的。他報了警,女排爆手沈晉侃正好值班,受命處置。

  開始,大家以為那只是一枚普通的舊炮彈。沈晉侃望著那幾個殘缺的字母,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單詞:細菌。她的腦袋“嗡”地一下,仿佛被眼前的鐵疙瘩敲了一記。

  做排爆手好多年,那是她第一次遇上疑似細菌彈。細菌彈里常常裝載著霍亂弧菌或者鼠疫桿菌之類的細菌,經過很長時間都可能保存著活力。

  那些大大小小的炮彈在泥地里休眠了幾十年,表面上看起來銹跡斑斑,有的甚至腐蝕得變了形,可是厚實鐵殼里填埋的彈藥可能仍然沒有變質,一旦被引爆,它形成的沖擊波掀翻一幢樓或者炸毀整座車站、碼頭,都不在話下。

  如果細菌真的泄漏出來,會發生什么?附近的居民小區,整座城市……想著想著,沈晉侃的手抖動了一下,在搜爆服的頭盔中,她聽到了自己的呼吸聲。那是一種很奇怪的體驗,仿佛是跨越維度的俯視,抑或是一場夢境的游歷,好像自己正在被另外一個自己注視著。

  “必須挺住!”另外一個自己對自己說。

  沈晉侃,80后,那個曾經喜歡在閨蜜圈里賣萌的女孩,如今卻成了職業排爆手。她警齡10余年,是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技術中隊唯一從事安檢排爆工作的女性。

  “排爆手”這3個字,充滿了力量感。許多時候,人們看到她從黑乎乎的大塊頭特警車里鉆出,手拎勘查箱,撩開警戒帶,緩步走向那些炮彈,都會驚詫不已。這樣一個看起來柔弱、瘦削的女子,能對付得了那些隨時都可能發生爆炸的炮彈嗎?

  新聞媒體來采訪的時候,喜歡把興趣焦點放在她身上。她卻總說自己是最弱的,她的師傅和戰友們才是真英雄。

  記者們總喜歡問她排爆的時候“危不危險”“害不害怕”之類。她一般不會正面回答,而是反問他們是否看過第8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《拆彈部隊》。除去電影里的劇情,拆彈部隊那些隊員干的活兒,和她的工作像極了。

  第一次遇到疑似細菌彈那次,雖然另外一個自己不斷地在說服自己,可她最終沒有信心處置,拿出對講機向隊長求援。幾分鐘后,她看到隊友們矯健的身影急急地朝自己奔來,眼眶不知道什么時候濕潤了。

  隊長來了之后,沈晉侃幫他穿好主排爆服,撤到了外圍監聽中心現場的狀況。焦急漫長的等待之后,她看到隊長背對著她,伸手做出了“OK”的手勢,才緩過氣來。

  剛入行的時候,沈晉侃還對那件看起來酷酷的、科幻感十足的排爆服產生過一些安全幻想,可后來有一次執行任務時,她得知了一個別人都知道、只有她不知道的“驚天秘密”。

  杭州總是有下不完的雨水,似乎一年到頭都是雨季,有時候淅淅瀝瀝,有時候煙雨蒙蒙。一個普通的陰雨天,她接到一個警情,說是某工地上發現一枚舊炮彈,需要排爆手幫助解除危機。那時候沈晉侃當排爆手已經有兩三年,接到那樣的警情早就習以為常。

  “炮彈還在原地吧?”到了現場,沈晉侃問。

  “是,是,是,我們的土方師傅挖到之后,跑開了,哆嗦得不行。”現場的大叔說。

  “有那么可怕么?”沈晉侃自言自語了一句,也算是給自己打氣。

  “當然可怕,那炮彈要是炸了,他們都是有家有口的,你說以后他們的老婆孩子怎么辦?”大叔撇撇嘴。

  可能由于光線的緣故,那土坑看起來深不見底,斜坡的角度很陡峭。穿著70多斤重的排爆服,要從這陡坡爬下去,幾乎不可能。

  拿著手電往坑底照了照,炮彈個頭不小,像個黑色的散打不倒翁,露出碩大的半個身段斜插在泥地里。同事廖軍皺著眉頭盯著那炮彈好一會兒,說:“要不,今天就不穿排爆服了吧。”

  沈晉侃扭頭看了看廖軍陰沉如雨天的臉,“你說什么?不穿排爆服,那怎么行?”

  “就這樣吧,我想好了,如果穿了排爆服,就算下得去,那炮彈也抬不上來,還不如不要穿。”

  沈晉侃大聲嚷道:“你瘋了,不穿排爆服,我們的身體不是直接暴露在炸彈的眼皮底下了?要是……”

  “你以為呢?你以為那排爆服就能保住你我的性命了?”

  沈晉侃愣在那兒,雨線涼冰冰地從臉上滑落,她不解地問:“怎么就保不住了?”

  廖軍嘆了口氣,“實話告訴你吧,像這樣大小的炮彈,我們穿不穿排爆服,結果是一樣的。要是真炸了,不穿,我們粉身碎骨;穿了,最多保個全尸。”

  沈晉侃頓時全身起了雞皮疙瘩,似乎那雨忽然間變成了冰雨,將所有的熱情澆滅。

  然而偌大的城市中,這炮彈的事兒只有他們能干。他們要是拒絕了,這活兒就沒人干,這處工地從此就得停止施工。

  “下去吧。”廖軍下了最后的指令。

  脫下排爆服,從地面一步一滑下到坑底,至少花了十幾分鐘時間。然后用小鏟子將炮彈旁邊的泥土一點點摳掉,暴露出整個炮彈。那是一個迫擊炮彈,個頭還真不算小,要是穿了排爆服,是怎么也使不上勁將這個大家伙抬上地面的。

  特警支隊負責宣傳工作的默哥看到他們沒穿排爆服抬炮彈的照片,旋即打來電話,“晉侃,你們怎么沒有穿排爆服?”

  那會兒,沈晉侃正要去浴室洗去一身泥巴,她忽然感到非常委屈,打斷了默哥的話,帶著哭腔道:“我不管那么多了,能成功處置炮彈才是最要緊的吧。那排爆服保不了命,你肯定也知道,只有我不知道,那排爆服保不了命,干嘛還穿?”

  默哥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,語氣明顯弱了許多,他無奈地說:“唉,我確實聽到過這個秘密,炮彈當量過大,排爆服確實保不了命……”

  沈晉侃沒有聽清默哥后面的話,獨自一人跑去洗漱。閉眼的時候,炮彈和排爆服不斷地在思維空間的幽暗處晃蕩,她已經分不清哪個比哪個更重要。

  之后有段時間,沈晉侃變得沉默了許多。

  廖軍總是對她說,要學會遺忘,如果老是記住一些不該記住的東西,工作的時候就會害怕。

  “不瞞你說,我害怕過,可現在已經不害怕了,因為這是我的日常工作,天天如此。我已經來不及害怕,如果現在還害怕,就干不了這活兒了。”

  每次近距離接觸炮彈的時候,沈晉侃便會沉浸其中,干活兒的時候,沒有圍觀者那種滿腦子爆炸場景的想象,也沒有顧慮,更沒有恐懼。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搞定它,把它轉運到安全的地方。

  成為一名女排爆手,還真不是沈晉侃的夢想,畢竟她小時候和大多數女孩一樣,對未來有著彩色泡沫般的浪漫幻想。她喜歡迪士尼的旋轉馬車,喜歡櫻桃小丸子,也喜歡芭蕾和小提琴。

  直到大學畢業時考公務員進了特警隊,也沒有預料到未來會成為一名排爆手。開始,領導安排她做內勤工作,看到突擊隊員們沒日沒夜地訓練、巡邏、出警,她想著這輩子也不可能跟著他們一起出去,只要在單位里做好自己的報表就行了。

  2007年,杭州舉辦一個國際賽事,對于安保工作的要求特別高,特警支隊很大一部分警力都被抽調過去。沈晉侃開始和隊友一起出安檢任務,之后,特警支隊接二連三地接到各種大任務。

  雪災,支援!汶川地震,杭州支援!北京奧運舉行,杭州支援!

  隊里的人都抽調光了,可舊炮彈照樣雷打不動地找上門。總要有人出警處置吧,遇到人不夠了,隊長問她:“你上嗎?”

  “我上。”

  沒有壯志凌云,沒有轟轟烈烈。所謂“女排爆手”,便是在沒有辦法的時候,就這樣長成了。

  做排爆手越久,聽到的悲傷故事越多;聽到的悲傷故事越多,做事就會越謹慎。

  一次正逢沈晉侃值班,值班室通知她,城郊一個廢品收購站收到了一枚炮彈。來跟她接應的是一位老民警,他沒有大驚小怪,見到沈晉侃便樂呵呵地說:“小姑娘,炮彈個頭兒不小,等會兒要是搬不動,我也能助你一把力。”

  沈晉侃心里很感動。可她知道,非專業人員是絕對禁止靠近炮彈的,她裝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說:“小意思,再大的炮彈我們也有辦法解決,謝謝你的好意,你有更重要的事情,絕不能有人越過警戒線。”

  沈晉侃跟著一起來的師兄貓腰鉆進一扇小鐵皮門,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大家伙,忍不住脫口爆了粗。她沒有想到炮彈有那么大,直徑比她的腰還粗,長度超過半個人。

  她蹲下身來,按程序檢查炮彈,發現斑斑駁駁的引信旋轉部位上有些銹跡存在新鮮擦痕,仔細一看,那擦痕應該是引信被人旋轉造成的。她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再出去找人核實,確認引信被動過了。

  要是爆炸了,眼前那平房就會被夷為平地,還有旁邊的居民小區,可能也會受到沖擊波的影響。沈晉侃左思右想,拿不定主意,于是給謝嚴打了電話。

  謝嚴是杭州第一位真正的排爆手,他最早受到嚴格的訓練,經他手上拆解的炮彈不計其數。遇到問題時,沈晉侃總是想到去找他。本來是想向他討教處置辦法,可謝嚴說他正好在附近一處現場工作,他馬上過來看看。

  十幾分鐘之后,謝嚴就趕了過來。謝嚴是個極其嚴謹的排爆手,他對著炮彈審視了一番之后說:“你們都撤到外面去!”

  沈晉侃意識到,事情的嚴重性遠遠超出她的預期,看來這炮彈真的隨時都會炸開。

  “我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?”

  “不用了,我一個人就夠了,多一個人就多一點危險。相信我,我能搞定。”謝嚴的話很溫和,可沈晉侃已經受到了刺激,這現場本來就該是她的事兒,可謝嚴一把就將所有的危險獨攬而去。

  沈晉侃撤到鐵皮房外,時間過得非常慢,非常慢……

  恍惚間,她想起了和謝嚴一起訓練的情景。謝嚴在訓練場上教她剪線,拆解各種疑難裝置,定時的、遙控的……他都有各種不同的招數。

  謝嚴有時候讓她穿著厚重的搜爆服,在訓練場上往返跑100米,跑完立刻趴下,在10秒鐘內把6根線分別穿過針孔。有時候,謝嚴會親手設置一個定時炸彈,讓沈晉侃看著時間一秒一秒減少,在倒計時即將結束的時刻,找到正確的導線,一刀剪斷。

  半個小時后,謝嚴從屋里走了出來,樂呵呵地說:“搞定了,引信已經被我拆下來,什么事兒都沒有。”

  沈晉侃朝他笑笑,心里暗想,鬼才信,要真什么事都沒有,哪來的滿頭大汗?

  那天回到隊里,沈晉侃在工作筆記上寫道:每次一起出去,要是能一起回來,就已經很好了。

  沈晉侃和隊友們追尋著那些炮彈的蹤跡,炮彈出現在哪兒,他們就去哪兒,他們是逆行者。客觀地說,每一個排爆手的每一天都是在危險中度過的,每一次出警都像是一錘子買賣,每一次歸來都是劫后余生。

  有一次,沈晉侃處置完一枚炮彈回來,剛在辦公室里坐下不久,接到一個電話,對方是個保險推銷員,熱情地給她介紹各種險種,然后問她從事的是什么職業。沈晉侃說是排爆手。

  對方沉默了,過了一會兒,那人說:“我請示過經理了,排爆手我們不做。”

  電話被掛斷了。在往后的日子里,沈晉侃再也沒有收到過保險推銷電話,她被“拉黑”了。

  隨著技術進步和安保要求的提高,特警支隊的硬件條件也獲得了全方位的快速發展,不斷引進世界頂級的安檢排爆設備,也引進了機器人。沈晉侃也跟著師父開始學機器人操作,畢竟其他設備她能搬得動的太少。

  開車不怎么樣的沈晉侃,對排爆機器人操作的感覺倒是不錯,她給機器人取了小名,一個叫做Tom,另一個叫做Jerry。

  Tom和Jerry好像對她也很友善,在她的遠程操控下,可以靈活自如地出沒于各種復雜場景,拆解炸彈,在不少大案中建功立業。

  工作之外,沈晉侃有一個忙碌而幸福的家庭,先生以前也是特警隊戰友,跟她一樣忙得不亦樂乎。

  她常出差,一走就是1個多月。那時候女兒才2歲多,第一次她離開家的時候,給了女兒30張尿片,說:“乖寶寶,這些尿片每天一張,等用完的那天,媽媽就回來了。”

  女兒咯咯地朝她笑,“可我那時候真的好難過呀,要很久才能見到寶寶”。

  出差的那段時間,她天天都在想念女兒。雖然手機上也經常能看到視頻,可那種擁抱的溫暖沒辦法體會。

  有一次,女兒稚氣地對她說:“媽媽,你又回來了,你比上次勇敢多了。”

  女兒這句話竟然成了擊潰她的催淚彈,一下子又扭過頭去哭成了淚人。

  她感覺女兒就像是菜園中半野生的胡蘿卜,雖然生在菜園,但受到的照料和愛護卻不是很多。于是她給女兒取了小名“卜大姐”。

  有一天早上,沈晉侃正要去上班,卜大姐忽然問:“媽媽,你是警察,你抓過壞人嗎?”

  說實話,做排爆手10余年,處置過的炮彈成百上千,她還真沒親手抓過壞人,總不能違心地跟小孩子說抓過吧?她想起了她去過的各種現場,想起了臨時放置炮彈的倉庫,想起了那些炮彈最終被集中銷毀時天空中出現的蘑菇云。

  她終于知道該怎么說了,她在卜大姐臉上親了一口,然后淡淡地對她說:“媽媽是警察,媽媽沒抓過壞人,但媽媽保護過好人。”

  執筆:葉家喜視頻編導:黃蓉來源:中國青年報

相關新聞↓
    [ 返回首頁 ] [ 打印 ] [ 進入青新論壇 ] [ 關閉窗口 ]
   
青海省人民政府網
青海新聞網
海西州政務網
柴達木文學藝術網
柴達木攝影網
西寧網
玉樹新聞網
海東新聞網
海北新聞網
果洛新聞網
 
中共海西州委宣傳部版權所有 青海新聞網技術支持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977-8330082
 
 
威客网上兼职